<ins id='p5bj2'></ins>
<span id='p5bj2'></span>
  • <tr id='p5bj2'><strong id='p5bj2'></strong><small id='p5bj2'></small><button id='p5bj2'></button><li id='p5bj2'><noscript id='p5bj2'><big id='p5bj2'></big><dt id='p5bj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5bj2'><table id='p5bj2'><blockquote id='p5bj2'><tbody id='p5bj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5bj2'></u><kbd id='p5bj2'><kbd id='p5bj2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p5bj2'><strong id='p5bj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dl id='p5bj2'></dl>

      1. <i id='p5bj2'><div id='p5bj2'><ins id='p5bj2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p5bj2'><em id='p5bj2'></em><td id='p5bj2'><div id='p5bj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5bj2'><big id='p5bj2'><big id='p5bj2'></big><legend id='p5bj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i id='p5bj2'></i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p5bj2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新聊齋之緣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女人与狗做_女人与拘交小说_女人与兽

              推開木窗,月亮正在橋樓的屋頂上,張著一張沒有溫度的、虛假的笑臉。水巷向遠處鋪展過去,水霧中的白墻黑瓦都不甚分明,黑影幢幢,如無數鬼魅蟄伏,伺機而動。一些夜遊的木船還沒有回來,周莊女子的吳歌小唱,在清涼孤獨的夜裡愈加顯得孤獨清涼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心一片冰冷。

              我端起酒杯──我已經端不穩杯子。這是最後一杯“十月白”。我不知道樓下水巷的水有多深,但我相信八兩酒下肚之後,我會在朦朦朧朧中躺進水鄉澤國裡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會再起來瞭。我相信今晚能在周莊與世訣別,是一種緣!

              還有什麼好說的,我爬向瞭窗臺……

              我往下墜,我的腳踩到瞭水,但水就像席夢思一般,我的身子又被彈上瞭一些。一個老人拽住我的胳膊。我被他扯著手,稀裡糊塗地走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走進瞭一個宅子,我看見門楣上掛著沈廳的牌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是阿婆茶,請吃。”老人坐定,向我示意。

              “年紀輕輕,為什麼輕生?”

              “想聽我的故事?”

              “想聽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告訴你也無妨。我三十五歲,年紀不輕瞭。為瞭房子、車子、妻子,我將我所有的積蓄五十萬投入股市。一個月,我的股值已經到瞭一百多萬,眼見得已經夢想成真,可不想一夜之間,股市狂跌,我變成瞭一個窮光蛋,一切都化成瞭泡影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所以你想到瞭死。你為什麼要來周莊死呢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懷揣瞭僅剩的兩萬元出門,計劃好,當我用光的那一天,就是我離世的一天。我來到周莊,用最後的錢買瞭一斤酒,那是我的壯行酒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嗯,有想法。你知道我是誰嗎?

              ”不知道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你想聽聽我的故事嗎?“

              ”說吧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元朝末年,吾乃江南首富,田產遍佈天下,資產無數。明洪武六年,京城重建,國庫匱乏,吾獻白金千錠,黃金萬兩,並代帝犒勞三軍。不想,因此得罪帝王,被充軍雲南,女婿亦被流放,最可憐吾五子相繼被害。因此,傢道江河日下,一蹶不振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你說,我該不該自殺?“

              ”你自殺瞭嗎?“

              ”沒有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後來呢?“

              ”後來,洪武十九年,吾兄連坐,吾孫亦未能幸免,困死獄中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還有,吾死後七年,妻女盡誅,婿傢滿門抄斬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所以你自殺瞭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不,我活瞭八十八歲,應該叫壽終正寢吧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你是……“

              ”是的,我是沈萬山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你!“我驚出瞭一身冷汗。一個人怎麼會知道他死後的事!

              我扶著板壁爬起來,把頭擱在窗臺上。此時,酒勁已經退去瞭大半,左右望望,沈萬山已經不知去向。

              我看見坐著的月亮站起來瞭,月光異常明亮,水巷的霧氣如紗似幔,月光照著,隱隱約約間,如在夢裡幻裡。不聲不響時,遠遠近近,錯錯落落的窗格子漏出點點溫暖的燈光,水波金光閃閃、銀光閃閃。此時的周莊、此時的夜,像一首意蘊深重的千年宋詞,一行行寫在水做的紙裡。好想品一盞茶呀,與這無窮的意境唱和!

              我竟然沉醉瞭!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我朝沈萬山的銅像深深一揖,然後,背起瞭回傢的行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