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'lmg95'></span>

      1. <tr id='lmg95'><strong id='lmg95'></strong><small id='lmg95'></small><button id='lmg95'></button><li id='lmg95'><noscript id='lmg95'><big id='lmg95'></big><dt id='lmg9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mg95'><table id='lmg95'><blockquote id='lmg95'><tbody id='lmg9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mg95'></u><kbd id='lmg95'><kbd id='lmg95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lmg95'><div id='lmg95'><ins id='lmg95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ns id='lmg95'></ins><fieldset id='lmg95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lmg95'><strong id='lmg95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lmg95'><em id='lmg95'></em><td id='lmg95'><div id='lmg9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mg95'><big id='lmg95'><big id='lmg95'></big><legend id='lmg9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lmg95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lmg95'></i>

          夜走地府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          • 来源:女人与狗做_女人与拘交小说_女人与兽

            悶熱的夏季,冬子在憋瞭一個禮拜之後,終於跟父母大吵一架跑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農村的夜晚有些寂靜,到處都是青蛙和蛐蛐的叫聲。冬子有些煩悶,直奔山後的水塘去瞭。

            一路上他仿佛聽到父親蒼老的叫喚聲,心裡頓時感受到報復的喜悅。不由的加快瞭腳步。

            冬子是個初二的學生,這個時候的孩子,多少都是叛逆的。他看中瞭一雙有些昂貴的鞋子,但是父母不給他買,還把他好一頓嘮叨。冬子覺得父母很摳門,不夠疼愛自己,不過一雙鞋而已,就舍不得給買瞭。今天母親又因為他懶在床上玩手機,而嘮叨瞭他幾句,冬子也就順理成章的發怒瞭。

            翻過山頭冬子看到瞭那個大水塘,這裡是他幼時的天堂,經常是放學後,約上一群小夥伴,在水裡放肆的玩耍。

            後來上瞭中學,就沒有多少時間再來玩瞭,現在看到大水塘,心裡一陣激動。

            走近瞭才發現,水塘邊上竟然有一堆篝火,有個黑影坐在那裡烤吃的。

            這人真是會享受啊,不會是烤肉串吧。冬子眼睛發亮,剛才吵完架跑出來,晚飯還沒來得及吃呢,這會肚子真的有些餓瞭。

            冬子快步跑過去,終於看清瞭坐在地上的人。

            “大柱子!”冬子掩飾不住激動得心情,沒想到落難的時候,還能碰到自己的玩伴。

            大柱子是鄰居李嬸的兒子,跟冬子一起穿開襠褲長大的。後來因為學習成績不好,讀完小學就沒有再讀。冬子進瞭中學,很快有瞭新的同學,也漸漸跟大柱子疏遠瞭。

            大柱子長的黑黝黝的,還比同齡人要高,所以都叫他大柱子。

            看到冬子,大柱子也很興奮,招呼冬子坐下,一起吃烤魚。

            冬子這才看清楚,原來大柱子烤的不是肉串,而是他們從小就愛吃的烤魚。大柱子水性很好,估計是從水塘捉的。

            冬子也不客氣,一屁股坐在地上,緊挨著大柱子,聞著烤魚傳出的香味,肚子也不爭氣的叫瞭兩聲。

            大柱子笑瞭笑,將烤好的一條遞給冬子,讓他先吃。

            冬子接魚的時候才發現,大柱子渾身還是濕的,短袖上還滴著水滴。

            “這可是剛捉的,新鮮的很,你真有口福。”大柱子咧瞭咧嘴說。

            冬子有些感動瞭,人傢大柱子剛下水捉的,反而讓自己開瞭鮮。有個這樣的兄弟真是好。

            “哎呦!魚刺!”冬子咬瞭一口,被魚刺紮瞭一下。趕緊的吐瞭出來,一臉痛苦的看著手裡的魚。

            “你呀,就是急性子。這是鯽魚滿身都是刺,以前都是劉嬸給你挑刺,你隻管吃肉,現在遭罪瞭吧。”大柱子在一邊說教。

            冬子白瞭他一眼,小心剔著刺,一臉

            不高興的說:“別提我媽,小氣的不行。看中一雙鞋都不給我買,我這會正在氣頭上呢。”

            大柱子看瞭冬子一眼,眼神變得復雜。繼續道:“你看中的那雙鞋多少錢啊?”

            “158也沒多少。”冬子頭也沒抬的說。

            大柱子怔瞭怔,嘆口氣說:“這些錢,我劉叔要去給人傢當幾天小工才能掙來啊。”

            冬子愣瞭一下,有些底氣不足的回答

            :“四五天吧。”

            大柱子詭異的笑笑,沒有接話。繼續翻動著手裡的烤魚,開始喃喃自語:“我記得你們傢還不如我們傢富裕呢,當年為瞭湊夠你的學費,劉叔去采石場推石頭。一天下來手上都是血泡,劉嬸做瞭好吃的,不舍得自己吃,每次用盤扣起來,等你回傢吃。”大柱子像進入瞭回憶。

            這些話說的冬子有些難受,他鼻子一酸,手裡的烤魚就再也吃不下去瞭。但是他覺得不能就這麼回去,那樣多沒面子。

            “大柱子我在你這湊合一晚,明天再說吧。”冬子眼巴巴的看著大柱子。

            大柱子指瞭指不遠處的一個瓜棚說:“去睡吧。”他的聲音有些失落。

            冬子不想再聽他說教,把腿就跑進瞭瓜棚,裡面陳設很簡單,一張床占據瞭大半個屋裡,別的就沒什麼瞭。大柱子傢的瓜地就在附近,看來他是每天都在這裡看瓜。

            折騰瞭這麼久,冬子也累瞭,剛躺下大柱子也跟著走瞭進來。

            “人這一輩子不能做沖動的事,不然就算後悔一輩子,也不可能重來一次。”大柱子整理著自己濕漉漉的衣服,不經意的說。

            冬子皺著眉頭說:“你這一晚上還有完沒完,讓不讓人睡覺瞭。”

            大柱子突然停下動作,盯著冬子說:“你是睡著瞭,劉叔不知道要翻幾個山頭去找你。”

            冬子一個激靈坐瞭起來,是啊自己就這麼跑瞭出來,父母肯定是要到處找自己的,冬子心裡最後一道屏障轟然倒塌。

            “大柱子,明天我來跟你一起捉魚。”說完就跑出瞭瓜棚,用最快的速度跑向回傢的路。

            一路上,冬子的腦子裡,全部都是父母那蒼老的面容,吵架時悲痛的神情。冬子覺得自己壞透瞭,怎麼能為瞭一雙鞋,就傷害最愛自己的人呢!

            冬子已經分不清臉上是淚水還是汗水,他現在隻想快點回傢。

            跑瞭一半路程,冬子又聽到那蒼涼的聲音,在一遍一遍呼喚自己的名字。放眼看去,父親那單薄的身軀,正巍巍顫顫的向自己走來。

            冬子狠狠地擦瞭一把眼淚,飛快的跑到父親身邊。

            跟著父親走在回傢的路上,遠遠就看到站在門口焦急張望的母親,冬子心裡又多瞭一份愧疚。

            母親做瞭一大桌子飯菜,都是冬子最愛吃的,此時他卻怎麼也吃不下。

            滿腦子都是今晚的事情,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。當想到大柱子的時候,冬子腦子裡突然斷瞭弦。

            大柱子不是已經死瞭嗎?就在小學畢業後,因為大柱子不想繼續再讀,跟父母吵瞭一架,獨自跑到水塘,失足淹死在瞭裡面。

            冬子突然想起大柱子說的那句話:“人這輩子不能做沖動的事,不然就算後悔一輩子,也不可能重來一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