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 id='16xpu'></i>

    <code id='16xpu'><strong id='16xpu'></strong></code>

  2. <tr id='16xpu'><strong id='16xpu'></strong><small id='16xpu'></small><button id='16xpu'></button><li id='16xpu'><noscript id='16xpu'><big id='16xpu'></big><dt id='16xp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6xpu'><table id='16xpu'><blockquote id='16xpu'><tbody id='16xp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6xpu'></u><kbd id='16xpu'><kbd id='16xpu'></kbd></kbd>

    <ins id='16xpu'></ins>

        <i id='16xpu'><div id='16xpu'><ins id='16xp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span id='16xpu'></span>
        <dl id='16xpu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16xpu'><em id='16xpu'></em><td id='16xpu'><div id='16xp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6xpu'><big id='16xpu'><big id='16xpu'></big><legend id='16xp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16xpu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從不失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8
          • 来源:女人与狗做_女人与拘交小说_女人与兽

            杜文是位優秀的殺手,在業內榮得外號:“從不失手”。

            清晨,杜文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竟然睡到床下去瞭,看來最近的壓力真是太重瞭。他嘆瞭一口氣,拿出手機,查看今天的工作委托。短信裡有張照片,隻有背影,一個穿著黑色風衣戴著鴨舌帽的男子,報酬有五十萬。

            他查詢賬戶,錢已到賬。

            五十萬!看來這傢夥來頭不小,不好對付。不過他也知道,自己絕不會失手。杜文穿好一身行頭,匆匆出瞭門,雇主又發過來一條消息。目標地址:彩虹路,七道口花卉店對面別墅。

            他立刻向那裡趕去。杜文已經看見瞭那所別墅,本來他應該立刻沖進去解決目標,不過此時他心中忽然生出一絲不安。他向雇主發瞭條短信問:這傢夥身邊有保鏢嗎?或者他是個搏擊高手?

            對方的回答令他意外:不,他隻是一個普通人,現在應該在看報紙,你走進去可以很容易地殺死他。

            杜文緊張的心放松下來,推開瞭院子的大門。

            目標出現在視野,他的確在看報,還遮住瞭臉。

            杜文感覺這個人身影有些熟悉,他舉起瞭手中的槍,沒有任何的猶豫,扳動瞭扳機。一聲槍響,子彈在報紙上留下一個洞,擊中瞭目標的胸口。

            受到這樣的重傷,對方居然沒發出一點聲音,還是保持著原來的姿勢,仿佛打中瞭一個死人。

            杜文冒瞭冷汗。報紙從手中滑落,杜文終於看到瞭對方的相貌,那竟然是他自己的臉!他的眼睛微微閉著,就像平常他夜裡的睡相。

            那自己是誰?他掏出手機,光亮的屏幕照出自己的面容。他的臉開始一點點兒發生改變,如同正在融化的蠟人,最後竟是一張陌生的臉。

            杜文一聲驚呼,靈魂飄出瞭身體。

            昨夜發生的一幕在腦海中回憶起來:他的魂魄在睡夢中被鬼拉出來裝進瞭一個不知名的身體,並且改變瞭模樣。眾鬼給自己原來的軀殼穿上黑大衣、鴨舌帽……抬瞭出去。

            杜文認識那些鬼,他們曾經是自己的任務目標。

            一群鬼突然出現在院子裡,一副“大仇已報”的笑容,看向他齊聲道:“‘從不失手’先生,你失敗瞭。”

            一陣風刮來,杜文的魂魄像煙一樣被吹散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