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fieldset id='lj1bp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lj1bp'><div id='lj1bp'><ins id='lj1bp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tr id='lj1bp'><strong id='lj1bp'></strong><small id='lj1bp'></small><button id='lj1bp'></button><li id='lj1bp'><noscript id='lj1bp'><big id='lj1bp'></big><dt id='lj1b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j1bp'><table id='lj1bp'><blockquote id='lj1bp'><tbody id='lj1b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j1bp'></u><kbd id='lj1bp'><kbd id='lj1bp'></kbd></kbd>
      <acronym id='lj1bp'><em id='lj1bp'></em><td id='lj1bp'><div id='lj1b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j1bp'><big id='lj1bp'><big id='lj1bp'></big><legend id='lj1b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lj1bp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lj1bp'><strong id='lj1b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ins id='lj1bp'></ins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lj1bp'></span><dl id='lj1bp'></dl>

            人的心為什麼是紅色的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女人与狗做_女人与拘交小说_女人与兽

              從的。未想過有一天我會去想,人心為什麼是紅色的。

              從出生開始,我就知道自己註定無法與周圍的人相容。因為我的整個生命都浸在血中。

              在夢中不斷出現的,是那一世許瞭我未來的眼神,哀哀切切地徘徊不去。而我,總是冷冷清清地轉過身去,隻留背影映在那千呼萬喚的眸中。父母師長都責備我是個太過冷漠的孩子,我也不爭辯,隻是淡淡地回到房間,面對閃爍幽幽綠光的電腦屏幕,敲擊著記憶的一幕幕過往。

              六歲時,父母回到傢,發現我在安安靜靜地看電視裡播放的電影:纖柔的白衣女子,連聲驚呼也不及便被心愛的人分成瞭支離破碎。我依然還記得那男子凝視著手中寒冷刀鋒時的溫柔眼神,用手指輕撫過薄刃,一串滑潤的血珠沿著優美的弧線滴落。看到父母的驚愕神情,我向他們微笑瞭。從此,父母再不敢讓我一個人在傢,把我送到瞭祖父那裡。

              上瞭學,學校中的一切完全沒有吸引力,同學不願和孤僻的我說話,上課時我也很少聽講,隻是一直望向窗外,有一棵芙蓉樹,雖然很老,仍能開出燦爛的花,紅得怖目。聽說那是因為有人在樹下割腕自盡,樹根浸瞭血的緣故。雖然不聽課,也很少做作業,奇怪的是,我居然能順利升學,盡管成績並不好。因為搬傢到城市的另一端,我上瞭另一所學校。離開瞭芙蓉樹,我開始連續不斷地做同一個夢。夢中陽光明媚,我獨自一人,站在以前住過的樓前,從第一個單元開始,一傢一傢,一人一人地殺戮。到處都是血。我的手上,身上,臉上,流滿被殺的人的血和自己的血,可周圍的一切依然很清晰,從未有過的那麼清晰。我清晰地看到血泊中一片混亂狼籍,身邊滿是殘肢斷臂,隻是連我都分不清哪部分是哪個人的。散落的內臟蜿蜒著纏繞在傢具器皿上,似乎猶自在蠕動。剛剛還在我手上不堪一擊的生命竟能頑強到如此地步麼?被肢解的人雖然已身首異處,卻仍用呆滯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。看著我做什麼?想找你的手腳還是心肺?抑或是……想記住我沾血的蒼白容顏?

              我拿的隻是一把小小的折刀。有時侯刀鋒逆回來切在手上,卻不痛,我看著手上淌下的血,反而把刀鋒向深處壓去,更深些,更深些才好。可為什麼總是不痛呢?終於還是有累的時候,我坐在樓前的長凳上喘息。忽然間來瞭幾個同學,親熱地和我打招呼。我喘不上氣,說不出話,他們也不覺得奇怪。血,濃稠地,淒艷地,大片大片地自樓梯上如瀑佈一般流下來瞭。“怎麼回事?咱們去看看吧。”他們在說。我害怕,害怕,他們會發現的,會發現那許多零亂的人的肢體。別上去,求你們瞭,別上去,可他們不聽我的,他們聽不見我的喊聲,我喊啊喊啊,極力想阻止他們,可站不起來。我想幹脆殺瞭他們,可沒力氣。 可我不想殺瞭,不想殺瞭,別逼我,我不想殺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