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3klca'></ins>
  1. <i id='3klca'></i>
    1. <tr id='3klca'><strong id='3klca'></strong><small id='3klca'></small><button id='3klca'></button><li id='3klca'><noscript id='3klca'><big id='3klca'></big><dt id='3klc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klca'><table id='3klca'><blockquote id='3klca'><tbody id='3klc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klca'></u><kbd id='3klca'><kbd id='3klca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3klca'><div id='3klca'><ins id='3klc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3klca'><em id='3klca'></em><td id='3klca'><div id='3klc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klca'><big id='3klca'><big id='3klca'></big><legend id='3klc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span id='3klca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3klca'><strong id='3klca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fieldset id='3klca'></fieldset>
      <dl id='3klca'></dl>

        1. 陰棺奪陽煞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3
          • 来源:女人与狗做_女人与拘交小说_女人与兽

              紙人
              王子超失戀瞭,作為好友的胡爽陪著他在外面呆到很晚才回來。兩個人都喝瞭很多酒,回到寢室後誰都沒有開燈,徑直朝各自的床鋪走去。
              當王子超來到床邊時,發現自己的床鋪有些不一樣,看上去就像是一張紙糊的床。
              王子超迷迷糊糊地也沒管那麼多,一下子撲倒在床上,壓得床響起“咔嚓”一聲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什麼動靜?”胡爽口齒不清地問瞭一句,便倒在床上睡著瞭。
              不知過瞭多久,王子超突然聽到“砰”的一聲,緊接著身體便傳來一陣劇痛。
              王子超睜開眼睛,看到自己竟然掉到瞭床下。他皺著眉頭爬起來,正要躺回去時,發現自己的床鋪竟然真的變成瞭紙糊的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啊,我們這是在哪兒?”王子超發現他和胡爽進入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寢室,這裡所有東西都是紙糊的,就連墻壁都是紙做的。
              王子超見胡爽仍躺在一張紙糊的床上死死地睡著,急忙過去用力地搖醒瞭他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咱們倆走錯地方瞭,得盡快離開這裡。”王子超的話剛說完,就發現四周紙糊的墻壁正在一點兒一點兒地縮小。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就被胡爽一把拉倒在瞭床上。
              王子超驚得倒吸瞭一口氣,焦急地問道:“你幹什麼?”話音剛落,他便被胡爽的模樣嚇瞭一大跳。
              胡爽的臉正在發生變化,一點兒一點兒地,最後竟然變成瞭王子超的模樣。不一會兒,那張臉上便冒起白煙,緊接著自燃瞭起來。
              一陣詭笑聲從床上的“人”口中發出,伴隨著“噼啪”燃燒的聲音,一股腦兒地傳進瞭王子超的耳中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啊,鬼啊……”王子超大叫著爬起來,頭皮發奓地跑到瞭門口。
              眼前那扇紙糊的門很薄,仿佛一捅就破,可奇怪的是無論王子超用多大的力氣,都無法弄破那扇紙門。
              “救命啊……”王子超已經嚇得六神無主,用力地拍打著紙門,歇斯底裡地大叫著。
              正在這時,王子超聽到門外響起一聲大吼:“小心身後!”
              王子超被這聲大吼嚇得激靈靈地打瞭個冷戰,下意識地朝一旁躲閃開,這才看到剛剛那個變成他模樣的“人”,渾身冒火地撲向瞭紙門。
              那個燃燒的“人”撞破紙門後,一下子趴在地上,化成瞭一堆人形紙灰。
              王子超的心“怦怦”直跳,還好剛剛門外有人提醒瞭他,否則他現在已經葬身在大火中瞭。
              王子超心驚膽戰地看著那堆紙灰,怎麼也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的好友胡爽。
              一隻手伸過來,一把抓住王子超,將他拉瞭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