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xgxd2'></i>

  • <tr id='xgxd2'><strong id='xgxd2'></strong><small id='xgxd2'></small><button id='xgxd2'></button><li id='xgxd2'><noscript id='xgxd2'><big id='xgxd2'></big><dt id='xgxd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gxd2'><table id='xgxd2'><blockquote id='xgxd2'><tbody id='xgxd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gxd2'></u><kbd id='xgxd2'><kbd id='xgxd2'></kbd></kbd>
  • <ins id='xgxd2'></ins>

    <dl id='xgxd2'></dl>

    <code id='xgxd2'><strong id='xgxd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xgxd2'><div id='xgxd2'><ins id='xgxd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xgxd2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xgxd2'><em id='xgxd2'></em><td id='xgxd2'><div id='xgxd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gxd2'><big id='xgxd2'><big id='xgxd2'></big><legend id='xgxd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'xgxd2'></span>

            小心枕邊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女人与狗做_女人与拘交小说_女人与兽

            恐懼像一張帶著倒刺的網,捉住你之後,還要讓你感覺到疼痛。
                1
                張小美是一位全職太太。
                她的老公叫沈年。
                這是個普通的星期天,天氣不錯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下午的時候,張小美接到瞭一個電話,是沈年打來的,他說晚上有幾個朋友要在一起聚會,不能回傢吃飯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作為一傢知名企業的部門主管,這樣的應酬很多,張小美已經習以為常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一個晚上的時間是多久?十個小時?或者更少,那麼它能給生活帶來多大的改變呢?
                但是,張小美經歷的這個晚上非同尋常。
                凌晨的時候沈年才回來,明顯喝瞭不少,一身的酒氣。張小美把沈年扶到臥室,轉身去廚房給他倒杯水,可就在她轉身的時候,她聽見瞭一句話: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見到陳見平瞭!”明顯是個女聲,聲音幽幽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張小美頭皮一麻,這個聲音是梅子的!
                可……這怎麼可能?她猛一轉身,看見躺在床上的沈年嘴裡還在嘀咕著,可能是因為酒精的關系,他說的每個字都含糊不清。
                很顯然,剛才那句話不可能出自沈年之口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一瞬間,似乎溫暖的房間裡憑空出現一團冷空氣,爭先恐後地從張小美的毛孔裡鉆進去,一直涼到她的心裡,使原本的恐懼擴大到極致,她不由得大口地呼吸起來,以平復內心的恐懼。
                她忽然覺得,房間裡除瞭自己和沈年以外還有一個人。
                這個人,應該正得意地欣賞著張小美的惶恐。
                這個人,應該知道五年前發生的事情。
                這個人,應該認識梅子和陳見平。
                可這個人是誰呢?張小美翻來覆去地想著。根本不可能有這個人,那麼……這個聲音……
                張小美驚恐地看著四周,再熟悉不過的環境,可就是因為太熟悉瞭,反而覺得不真實。
                看著醉得不省人事的沈年,面對前所未有的恐懼,張小美第一次感到無助,到底是怎麼瞭?到底生活出瞭什麼問題?到底誰在密謀這樣無聊的玩笑?
                恐懼像一張帶著倒刺的網,捉住你之後,還要讓你感覺到疼痛。ξ鬼ο大π爺ρ
                可張小美把疼痛在五年前就像垃圾一樣丟掉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那麼現在這個讓她感到疼痛的東西到底是什麼?
                躺在床上,張小美定定地看著熟睡的沈年:越來越稀疏的頭發,漸漸發福的身材,已經沒有瞭當年的魅力,可自己仍然愛他,想著想著眼皮變得越來越重……
                就在這個晚上,張小美做瞭一個夢……
                那是一個黃昏,天空和地面都被夕陽的餘暉染成土黃色。
                張小美走在一條逼仄的巷子裡,石板鋪的路面印著潮濕的痕跡,兩邊的墻壁都是青黑色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張小美認得這條路,這是回沈年老傢那棟老屋的必經之路,隻是這條巷子像沒有盡頭似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張小美走瞭很久,可她所見的仍然是潮濕的石板路和青黑的墻壁。
                隱約間,一陣呼吸聲像棉絮般輕輕地劃過耳膜,張小美的心顫抖起來,她轉過身想往回走。
                然而,她背後走過的路全部都消失瞭,隻剩下一堵青黑色的石墻,她轉過身發瘋似的向前跑,不知道跑瞭多久,就在她再也支持不住的時候,她看見瞭一扇門。
                木制的門,黑色的油漆早已斑駁,在夕陽的照耀下顯得詭異非常。
                張小美顧不上那麼多瞭,現在的她隻想看見一個人,以驅趕纏繞在心頭的恐懼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有人嗎?”她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大聲地喊著。沒有任何回應。
                於是,她推開瞭那扇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