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kuhx3'><div id='kuhx3'><ins id='kuhx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fieldset id='kuhx3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dl id='kuhx3'></dl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kuhx3'><em id='kuhx3'></em><td id='kuhx3'><div id='kuhx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uhx3'><big id='kuhx3'><big id='kuhx3'></big><legend id='kuhx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 id='kuhx3'></i>

        2. <tr id='kuhx3'><strong id='kuhx3'></strong><small id='kuhx3'></small><button id='kuhx3'></button><li id='kuhx3'><noscript id='kuhx3'><big id='kuhx3'></big><dt id='kuhx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uhx3'><table id='kuhx3'><blockquote id='kuhx3'><tbody id='kuhx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uhx3'></u><kbd id='kuhx3'><kbd id='kuhx3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span id='kuhx3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kuhx3'><strong id='kuhx3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kuhx3'></ins>

          校園鬼故事之畢業葬歌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3
          • 来源:女人与狗做_女人与拘交小说_女人与兽

          三個朋友和一隻死鳥

          白光透過窗簾落在桌子上,鬧鐘還沒響,林靜雪掀開被子,伸瞭個懶腰。窗外有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傳來,拉開窗簾的瞬間,一股熱氣迎面撲來,靜雪微微瞇起眼睛,清晨的陽光已經刺眼,院子裡幾株開滿粉色花的小樹競相爭艷。

          幾隻小鳥停在枝頭,竭力嗚叫。靜雪隨手打開抽屜,取出鳥弓對準那隻張大嘴巴的小鳥,“啪”一聲,被打中的小鳥還張開著嘴巴,圓滾滾的身體掉在泥地上,隨後幾片灰白羽毛飄落,其他小鳥紛紛飛走,院子恢復瞭寂靜。

          小時候常常玩的遊戲,把枝頭嗚叫的小鳥打落,用繩子把它們的腳綁起來,讓世界寧靜。

          多少年來,隻有自己還喜歡這個遊戲吧?隻有自己還傻傻地以為朋友們會陪自己把這個遊戲進行下去,直到永遠。靜雪把鳥弓放進書包,蒼白的嘴唇牽扯出淡薄的笑意,望一眼開始發出提示音的鬧鐘,輕輕按下。

          佇立在發散森冷光芒的鏡子前面,靜雪細心穿戴校服,純白的衣領服貼地立在兩旁,鮮紅的領結形狀精致。即使不再是紮著羊角辮,追著小鳥跑的小女孩,而是即將參加畢業典禮的高中生,靜雪從鏡子裡看到的自己卻沒有任何改變。

          隻有自己沒有改變,是多麼可怕的事情。

          “靜雪,準備好瞭嗎?安桐他們來接你瞭。”母親扣瞭扣門,催促道。

          靜雪忙抓起書包跑出去。

          安桐和夏歌在院子裡,兩隻腦袋緊緊湊在一起看著什麼,完全沒有註意靜雪的靠近。靜雪伸手在兩人肩膀上使勁拍瞭一下,兩人才抬起驚恐的臉,夏歌眼睛有些發紅,手心還捧著死掉的小鳥。

          安桐指著小鳥責問靜雪:“是你打死的嗎?又不是小孩子瞭,怎麼還在做這種殘酷的事情呢?”

          夏歌忙拉瞭拉安桐的手:“今天是畢業典禮的好日子,別吵架。”

          “死掉瞭才能安安靜靜。以前你們不也是這麼說的,那些吵鬧的小鳥就該被打死。”靜雪望著已經長大的夥伴,冷冷反駁。他們不再認同自己的遊戲,忘記瞭夥伴之間最重要的承諾。

          安桐眼裡的氣憤慢慢消失,無力地嘆口氣,奪走夏歌手裡死去的小鳥,丟進門外的垃圾桶。夏歌露出美麗的笑容,走向靜雪,緊緊挽住靜雪肩膀,甜甜地說:“這是我們第三次一起參加畢業典禮呢,小學,初中……真希望大學的畢業典禮,我們也能三個人一起參加。”

          靜雪張開口想補充,這已經是第四次一起參加畢業典禮瞭,因為幼兒園畢業典禮他們也是一起參加的。然而隨著年紀增長,安桐開始加入男孩的活動,夏歌漂亮又親切,交瞭更多新朋友,隻有自己孤僻又自卑,害怕他們的改變,害怕被獨自留下。

          “女孩子就喜歡磨蹭。快點吧,畢業典禮遲到瞭,訓導主任發起火來,會拆瞭禮堂天花板的。”打開院子裡的水龍頭洗完手,安桐不耐煩地催促夏歌和靜雪。

          夏歌笑著答應“來瞭來瞭”,放開瞭靜雪手臂,徑直跑向安桐。

          垃圾桶邊上,有一隻小鳥停落著,歪著腦袋盯著垃圾桶裡死去的同伴。它突然張開尖細的嘴,啄向那隻靜靜躺在垃圾裡的死鳥,一股腥臭氣息飄溢出來。

          靜雪感到陣陣作嘔,它隻是被鳥弓打下來,肚子怎麼會被剖開呢?

          小鳥不斷聚集,用它們尖銳的嘴叼食死鳥的腸子。靜雪伸手按住胸口,發現手臂上不知何時沾染上瞭幾抹腥紅,手指輕觸,還能感受到溫熱粘稠。她驚恐地抬頭望去,夏歌挽著安桐發出銀鈴般的歡樂笑聲。

          靜雪永遠不會忘記,第一個拿起鳥弓打下小鳥的,是笑容燦爛的夏歌。